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初高中教与学

今天你如果不生活在未来,那么明天你就得生活在过去!!!

 
 
 

日志

 
 

耶鲁前校长说:中国教育“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转载)  

2010-06-20 18:39:56|  分类: 教育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耶鲁大学前校长说:中国教育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中国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 

                                               点评:今日学堂校长张健柏 

 

      文章:耶鲁前校长:中国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

   (注:黑色字体是耶鲁校长的原话,蓝色字体是我的点评。)

 


  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日前在耶鲁大学学报上公开撰文批判中国大学,引起了美国教育界人士对中国大学的激烈争论。     

  对中国大学近年来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施密德特说: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这句话的含义,就是指我们国家对于办教育,就像是办工厂一样,而且是低档大路货工厂,以为数量就代表质量,多就是好,大就是强。像是一个根本不懂现代企业概念的愚蠢乡下老板,教育官员们根本不懂得教育的真正目的和意义。比如我们发了很多毫无价值的论文,数量全球第一,大学生扩招,数量全球第一,就有教育官员宣称: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进入世界先进水平,徒惹笑谈。这都是不懂基本的教育概念才会闹出来的笑话)

 

他们的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糊口的讲台,极少数人对自己的专业还有兴趣,除非有利可图。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事业。

(这就是说,中国所谓的教师学者,不是为了追求真理和智慧而从事这项职业,甚至不是把教育作为事业来当教师的。中国的教师和学者们,只是把大学职位当做一个可以混饭吃的职业来做,跟工厂里的工人没什么区别。实际上由于教师职业在中国不受尊重,且长期以来收入偏低,因此这个职业只是一个没有机会获得更机会的国内三流人才混饭吃的行业,很少有真正的教育理想主义者,以及真正追求智慧和真理的学者来从事教育。实际上,即是少数有这种理想的人,也会被校方视为另类而加以排斥(如上文提到的姚国华等类型的教师在大学里就被边缘化,虽然学生很欢迎,社会影响也很大)。所以,中国肯定不会有真正的教育。)

 

而校长的退休,与官员的退休完全一样,他们必须在退休前利用自己权势为子女谋好出路。

(就是说:中国学校里的校长和各级教育官员们,与国家的其他官员们没有任何区别,所谓的校长,并非他有何等人格魅力,懂得何种教育思想,懂得如何办学,而是仅仅代表他是政府任命的一个官员。与懂不懂教育,做不做教育无关,只要会搞政治就行了。实际上,这些校长们,在学校里很少做真正跟教育有关的事情,比如聘请真正的老师,了解和满足真学生的需求,进行真正的教育。)

 

新中国没有一个教育家,而民国时期的教育家灿若星海。”  

(这句话深刻:令人惭愧莫名。我们自以为与时俱进了,可是,在别人的眼里,无情地看破了我们暴发户的嘴脸。我们的今天从历史上大踏步地倒退,今天没有真教育,没有真文化,更没有教育家。没有大师,只有大楼,只有一堆靠出卖资源和劳动力换来的票子,以及一栋栋的房子,一批批等着拿个文凭去打廉价工,对真理和智慧毫无兴趣,也没有自己理想的学生仔。这是真正的进步吗?六十年来,我们培养了几个真正的人才?中国取得了何种科技和文化上的突破?实际上,我们现在的教育水平,不但赶不上民国时期,还不如文革前后)   

  对于通过中国政府或下属机构排名、让中国知名大学跻身世界百强的做法,施密德特引用基尔克加德的话说,它们在做自己屋子里的君主。(中国的大学缺乏被世界教育界尊重的地位,于是我们的某些权威机构,就自己花钱搞一些排名榜来欺骗世人,宣称中国已经有世界级名校了。在别人看来,这是我们自己欺骗自己,所以是在自己家里加冕的皇帝,缺乏公信力的小丑伎俩。虽然有关官员们装得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上跟小孩子扮家家没什么两样,极为可笑)

 

他们把经济上的成功当成教育的成功,他们竟然引以为骄傲,这是人类文明史最大的笑话。” (中国教育官员们对于世界批评中国缺乏真正的教育的论点,居然用中国经济建设的成功,就是因为中国的大学三十年来培养了大批的现代化人才,证明中国教育的成功来欺哄世人,可惜别人一眼就看出了笑话:大约这就相当于山西的煤老板,自以为有了钱,就一定懂得品味和文化,花钱买些古董和世界名牌来装点自己的水平,就提高了自己的文化教养的档次,在别人眼里却是大笑话。这是无知和狂妄的象征,也是教育精神的彻底失落。可是悲哀的是:外国人不上当,中国的家长们则基本都上当,心甘情愿地把孩子未来经济的成功,与应试教育的必要性绑在一起,只能说国人实在太好骗了)

  中国大学近来连续发生师生血拼事件,施密德特认为这是大学教育的失败,因为大学教育解放了人的个性,培养了人的独立精神,它也同时增强了人的集体主义精神,使人更乐意与他人合作,更易于与他人心息相通这种精神应该贯穿于学生之间,师生之间。(中国的教育缺乏心与心的沟通,师生之间是知识交易商人的买卖关系,甚至连知识交易都不存在,大学里基本上是学分交易合法的文凭贩子,连知识交易都没有。当然会造成师生隔膜。大学里很少有学生们尊重崇拜的大师,只有冷漠的教授。其实不仅仅师生隔膜,我们的学生与学生之间,孩子与亲人之间,都是非常隔膜的。外国人评论说中国人非常冷漠无情而又自私残忍,就是因为中国的教育,根本没有教会我们怎样做一个,怎样互相合作和沟通,怎样互相尊重,甚至我们连自我尊重都没有。中国教育只教会了我们的孩子作一台冷漠的应试机器。)

 

   “他们计划学术,更是把教研者当鞋匠。难怪他们喜欢自诩为园丁。我们尊重名副其实的园丁,却鄙视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教师。”  计划学术是违背基本的学术规律的,当然也完全违背真正的教育精神,它是官本位思想控制教育的体现,也是中国教育诸多问题的根源。没有教育部的管理,中国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教育-----这就是学术精神,校长治校,教授治校的基本教育原理,也是西方教育充满活力和名校辈出的原因。可是我们的国民都服从惯了,习惯于让一批其实根本就不懂教育的人来管教育,居然认为很正常

    至于园丁这个我们认为美好的,专用于教师评价的词语,在西方教育家看来,就是一种可怕的教育理念:骨子里就是不把学生当人,而是当成一个没有感情和意愿的任由宰割的物件,可以被教育者随意修剪或任意改造的对象,缺乏彼此间的人格尊重。所以中国最善于制造病梅。兰德公司报告说:中国人从来不懂得尊重的概念。其实从孩子们进入学校的那天,就没有得到过尊重,而只是被修剪和自以为是的胡乱培养。所以,学生们长大后,也只会去胡乱修理别人,包括自己的儿女在内。还会加上一个很光辉的理由:我都是为了你好!,就像是园丁修剪树木一样理所当然。

    而且,一个具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教师在中国真的能存在吗?他们毫无疑问成为当权者排斥打击的对象,因为这种人绝对不会去拍马屁,搞关系,所以他们在大学里是另类,不可能在官员治校的基本格局下进入主流,更惨的是:他们也得不到大众的支持,因为不能提供好处,于是只好消失)   

  中国大学日益严重的官本位体制,施密德特也深感担忧,他痛心地说:宙斯已被赶出天国,权力主宰一切。(宙斯这个希腊神话里的主神,代表的是真理和正义。这种宝贵的东西,当然要被赶出大学,但也因此大学就不再是大学了。这是国内有些明眼人早就说了的中国教育四大绝症之一:教育行政化!)     

  文科的计划学术,更是权力对于思考的祸害,这已经将中国学者全部利诱成犬儒,他们只能内部恶斗。缺乏批评世道的道德勇气。孔孟之乡竟然充斥着一批不敢有理想的学者。令人失望。施密德特为此嘲笑中国大学失去了重点,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一贯保持的传统课程价值流失,效率低,浪费大。(很多人可能不熟悉犬儒,这是西方对于物欲主义者的称呼。你可以形象地认为就是像狗一样活着的儒生,为了世俗利益不在意一切原则。关于中国文科教育的问题,可以参考我的文章【千万不要读文科】系列,他们为什么不敢有理想,为什么善于内部恶斗?我的文章中也有说明) 

    
  他嘲笑说很多人还以为自己真的在搞教育,他们参加一些我们会议,我们基本是出于礼貌,他们不获礼遇(中国教授们热衷参加各种国际学术会议,假装是关心教育和学术的样子,其实目的是为了争面子利益,从国外学到的一些概念,转眼间就被包装成教育商品出售给无知的国人,而不是为了真正的学术追求和交流。别人心知肚明,也很给面子(出于自身修养和礼貌),这就够了。

    例子:国内有很多蒙氏幼儿园,使用蒙氏教具,可是这些以天使形象出来的教育商人,真的懂得蒙台梭利的教育原则和教育精神吗?)

         
  由于当前金融危机引发的一系列困难,导致大学生就业难。施密德特对此说,作为教育要为社会服务的最早倡议者,我要说,我们千万不能忘记大学的学院教育不是为了求职,而是为了生活(我们懂得职业生活有什么区别吗?我们懂得每一个人都应该选择自己的生活吗?我认为不懂。现在的家长,每天告诉孩子的就是:你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这就是不懂得这个道理:学习不是为了找职业,而是为了提升人类的生活和精神品质。

    某些家长申请孩子进入学堂的理由是:学堂教学水平高,孩子将来有机会考上名牌大学,还追问我怎样才能保障进入国内或国外名校。我对这种家长非常反感。我相信学堂的学生肯定会考上好大学,因为他们非常热爱学习。但是我根本不想理这样的家长,他们根本就不懂学堂的真正价值,把我们看成是另外一所应试教育体制内的民间应试高手,才会说出这种非常犬儒的话。他们只会伤害孩子追求真理和积极学习的心,让孩子丧失真正的生活意愿,变成一架实现父母愿望的机器。可悲的是:中国的教育常识就是如此!所以中国没有教育,不仅仅是大学官员们的错误)

     
  他说大学应该坚持青年必须用文明人的好奇心去接受知识,根本无需回答它是否对公共事业有用,是否切合实际,是否具备社会价值等,反之大学教育就会偏离对知识的忠诚。(这是西方教育精神的要点:教育不是职业培训,而是提升学生的精神品质,而是培养学生对于真理和智慧的追求。这当然是中国专门培养打工仔的犬儒教育体系所不能理解的了。)     

  对中国大学的考试作弊、论文抄袭、科研造假等学术腐败,施密德特提出了另一种观察问题的眼光,他说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政权是腐败的,那么政府部门、社会机构同样会骇人听闻的腐败。(如果教育变成了商人的交易,而并非真理和智慧的追求,出现这些行为,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如何用最低成本来获得文凭或者职称,成为教育从业人员的本能选择)

     
  他还说中国这一代教育者不值得尊重,尤其是一些知名的教授。” (说得好!缺乏追求学术理想的教授,只是一个知识工人而已,而且,还是一个喜欢糊弄人的知识工人,当然不值得尊重。实际上,自尊很强的人,基本上无法进入高校实权人物的圈子,所以越是名教授,可能越是远离真正学术原则的官场和关系高手。博导,院士,学科带头人文章抄袭的消息不断爆出并非偶然。当然,我们的知名教授也会不屑地反击耶鲁校长:谁稀罕要你的尊重?尊重到底值几个钱?我们只关心实惠)    

  施密德特认为中国大学不存在真正的学术自由,他说中国大学对政治的适应,对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损害了大学对智力和真理的追求。(中国的所谓知识精英,已经成为各种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所做所为,与知识分子的良心毫不相关,与正义和真理毫不相关,但是基本上与金钱利益密切相关。实际上,我们只有学店,而没有学校!只有学店伙计,没有教师。)     

  他提出大学似乎是孕育自由思想并能最终自由表达思想的最糟糕同时又是最理想的场所,因此,大学必须充满历史感必须尊重进化的思想同时,它倾向于把智慧,甚至特别的真理当作一种过程及一种倾向,而不当作供奉于密室、与现实正在发生的难题完全隔绝的一种实体。(追求真理和智慧的美国学生和美国校长,以及西方的教育精神,可能永远也弄不懂中国学生对于权利财富的追求热情有多高。而更不了解的是:后者得到了中国的政府和整个社会的认同和鼓励。上面这句话,是这些追求权利和财富的人看不懂的,我也不想多说,但是提醒各位:这就是真正的学术精神,也是真正的财富之源的奥秘。这种财富,不是只会用体力来换钱的打工仔能够理解的,它是用智慧来交换的)

  

    他说一些民办教育,基本是靠人头计算利润的企业(实际上,中国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民办教育,所谓的民办教育,就是用老百姓自己的钱,玩国家规定的教育游戏。所以,投资者都不会是真正的教育家,而只是一批与官员们沟通的奸商而已,官员以批准他们的文凭国家承认资格为股份参与分红。这种的结合,当然就只能产生靠人头计算利润的企业了。这可能正好是教育部的目的,他们显然不想让一个真正的竞争者出现,他们只想让民办教育成为国办教育的模仿者,而且是低劣的模仿者。民办中小学在最近几年纷纷陷入困境,就是因为托名改制的官办私营收费名校(教育腐败的典型)开始介入普通民校的领域。未来几年,就是民办高校纷纷倒闭的时间了。与教育部教育游戏,只能是这个结局。老板们其实也心知肚明:乘现在时机不错,赶快捞一笔钱再说。没有谁真正关心教育,无论是教育官员还是民校投资者)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